秋葵视频app下载ios版 » 未分类

丝瓜视频下载app腾牛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女魔……林小姐,这路上需要的东西都跟准备好了,清点一下还需要什么?”

部长放下茶杯,将清单递了过去。

绫清玄看了眼,用笔划掉了一些,随后顿了顿,添加上几样。

部长看着她认真勾勒的眉眼,问道:“要喝茶吗?”

“不喝。”放下清单,女生望向他,轻启朱唇,“部长,觉得丧尸中有好的吗?”

难得两人心平气和谈话,部长坐在椅子上,长腿交叠,“从变成丧尸起,他们便没了人性,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好与坏,只有撕咬和破坏。”

他似回忆起之前的时光,眼眸中带着些光彩,“我创立总部花了十年时间,这里包含了我所有的心血,它同时也是人类的一个理想家园。”

“而这个家园最大的敌人,便是丧尸,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丧尸入侵进来的!”

丧尸王绫清玄表示,不好意思,她进来了,还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不仅如此,宿主还是副部长呢。】zz嘿嘿笑道。

部长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他面露悲痛,像是记起了什么悲惨的经历。

纯净少女的清晨

绫清玄觉得她再待下去,部长就要哭出来了。

所以她善解人意地离开了办公室。

只不过刚出门,就听见有几个人聚在一起调侃。

“那个实验体还真有胆量,居然想挑战韬哥,也不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语气说有胆量,不如说是狂妄吧,那小胳膊小腿的,真怕韬哥给他拧断。”

绫清玄一脸平静地走过去。

“们在讨论什么?”

他们说到兴头上,没注意来的是谁,“就是那个0502号,今天来我们训练室,说是要挑战韬哥。”

“谁?”

“050……”被这冰凉语气给吓到,几人连忙回眸警戒。

女生眸色淡淡,宛如笼罩着凉气。

他们想起来,这个女生是边区来的林教授,是上次在食堂警告过他们不准叫舒凉为实验体的人。

她也是万韬都无比忌惮的人。

但是他们现在人多,还都是男人,自然是不愿意表现出自己对一个女人的惧怕。

“跟那小子走得挺近,怎么,关心他啊?”

几人心里说着不害怕,嘴上还是改掉了对舒凉的称呼。

“对决就快开始,现在过去,还可以帮他收尸。”有人不屑道。

他们可不觉得,舒凉能够获胜。

冰凉的手掌从口袋里拿出来,绫清玄觉得,教育孩子的时候到了。

……

走到异能队训练室外,绫清玄将身上的褶皱抚了抚。

孩子不听话,还是动手比较有用。

zz挠头,【宿主,女孩子不要整天那么暴力。】

本座不暴力,站着等他们打吗?

【……】是先动手的啊!

绫清玄绷着脸,只是在门外,却没进去。

身体摔打在地上的声音格外清晰,少年半撑着地面,半晌都没有站起来。

周围好多异能队员看着,全都啧啧几声,极其不屑少年的弱气。

“舒凉,是专门来我这丢人的?”毫发无伤,站得稳稳的男人,意气风发。

万韬从接受舒凉的挑战开始,就想好怎么虐他了。

那部长室门口的几个人,也是他专门找去的。

他想让绫清玄来看看,舒凉最狼狈的样子。

可绫清玄到现在还没来,他逐渐失去耐心。

最后给舒凉一击,让他滚吧。

捏着拳头,万韬狠狠举起朝还没起身的少年砸去。

只是那拳头在快要触碰到少年的时候,却意外落了空,砸在地面,形成小小的凹陷。

舒凉快速侧身躲过,喘了几口气,用自己以前学过的格斗,飞身将男人的肢体锁住。

只因为最后一击的松懈和落空,万韬浑身的戒备也没有及时拾起。

他竟被少年袭击成功,还摔在了地上。

周围之前为万韬加油的队员,全都惊了。

连他们这些有异能的人都近不了身的队长,居然被那柔弱少年给锁在了地上。

少年白皙的肌肤变得红润,他死死困住万韬,低声,“我会证明,我不弱!”

万韬在比赛前就放出了自己不会使用异能的话,这会儿被少年困得呼吸开始不畅。

他扳着少年纤细的胳膊,却怎么都掰不动。

“舒……凉。”

他一世英名,岂能毁于一旦?

身体的异能驱动,他手臂的力量加强,眼眸微眯,他挣开少年,正准备提起动手,整个人却失重,砸到了旁边的墙上。

墙壁被砸到破裂,明晃晃的肌肉上被划破,万韬摔在地上,猛地咳出血来。

周围的队员惊得半晌都没动静。

女生双手插在口袋,冷眸毫无波澜,对他说:“万韬,输了。”

挣不开少年的束缚,还违反约定用了异能。

他确实输了。

万韬没想到,被她看见了自己这狼狈的模样。

“林玄玄……”万韬气血翻涌,片刻才咬牙泄气,“是我输了。”

输在了粗心大意,输在了人品上。

女生视线移到少年身上,“舒凉,跟我回家。”

少年喘着气,本硬气地不准备跟随她,却在听见这句话后,心柔软得不像话。

“好。”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移着步子,走到女生身边。

“亲爱的。”

女生没看他,转身就走。

舒凉连忙跟上,不敢吭声。

看着他们相伴离去的背影,万韬自嘲地笑了声,半坐在了地上。

“韬哥还好吗?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哪有女人帮男人的,那小子就是吃软饭!胜之不武!”

一群人围着他,说着舒凉的不是。

万韬暼了他们一眼,“是我输了,以后不准再议论舒凉。”

“可是韬哥,他……”

“听不懂我的话?”

他人不敢出声,万韬沉下眸子,再不甘,也只能受着。

……

舒凉觉得他家亲爱的生气了。

因为无论他在绫清玄身后轻嘶还是闷哼,绫清玄都无动于衷,继续在前面走着。

抿唇,他突然就靠着墙半坐了下去。

“亲爱的,我疼。”

少年声音软软的,还带着沙哑。

绫清玄脚步未顿,经过拐角离开,不带一丝停留。

看不见她的身影,少年眸色暗淡,有逐渐隐匿的思绪。

亲爱的,生气了。也……不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