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官观看视频

♂说→网 ,精彩免费!

穆司爵随后上车,坐上驾驶座。

从许佑宁的角度看过去,可以看见他线条深邃的侧脸,冷峻而又迷人。

许佑宁不得不承认,穆司爵艺术雕塑般的五官,真的很迷人。

不过,这种事,她自己知道就好了。

就在许佑宁想着如何保守“秘密”的时候,穆司爵突然倾身过来,他身上那种淡淡的迷人的荷尔蒙气息,也随之侵袭过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扰乱了她的呼吸和心跳。

“怎、怎么了?”

许佑宁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舌头却好像打了个死结。

穆司爵轻巧地勾过安带,替许佑宁扣上,末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反问道:“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我……”许佑宁差点被穆司爵绕进去,幸好最后反应过来,“咳”了声,假装很自然地说,“没有,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末尾还不忘加重一下语气。

穆司爵看了许佑宁一眼,没说什么,但唇角的笑意更深了,然后发动车子。

许佑宁终于意识到,她刚才的反应纯属“此地无银三百两”,不但没有起到掩饰的作用,反而出卖了她想法复杂的事实。

阳光下的女孩怀抱一束小雏菊

失策,真是失策!

穆司爵驱车离开医院,朝着市中心开去。

已经过了高峰期,路况十分通畅。

许佑宁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窗外,看着映入眼帘的灯光越来越璀璨,街景也越来越繁华。

四年过去,这座城市归根结底还是她熟悉的样子,但又好像有哪里变了。

不管怎么样,繁华璀璨的夜景冲淡了她心底的懊恼,她对康复后的生活,又多了几分期待。

穆司爵把车子开上跨江大桥。

这是A市最有名的一座桥,车子在夜晚行经这座桥,可以清楚地看见江两边的景色,相当于一眼就可以看透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一面。

车子往前开,江这边的异国风情建筑群,另一边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地标建筑,一一映入许佑宁的眼帘。

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和经济繁荣,尽收眼底。

许佑宁惊叹道:“这座桥才是看A市夜景的最佳地点吧?”

“嗯。”穆司爵说,“可惜知道的人不多。”

“……”许佑宁意识到不对劲,追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浪漫的冷知识,应该从根本上跟穆司爵绝缘才对。如果说这里只有少数人知道,穆司爵应该属于不知道的大多数。

他竟然知道,这就很反常。

穆司爵挑了挑眉,“越川告诉我的。”

许佑宁所有的奇怪和疑惑都被打消,“难怪。”

沈越川这种情场高手,掌握这种浪漫的冷知识,就毫无违和感。

车子开下跨江大桥,就是A市的约会圣地——滨江大道。

这个时候,滨江大道上都是年轻的男女。

穆司爵把车子开到大道的尽头,这里有一排停车位,因为灯光暗,一般没什么人,但这并不影响这个位置成为绝佳的观景点。

这个地方,也是沈越川告诉穆司爵的。

沈越川说,如果许佑宁在医院呆腻了,可以带她来这里吹吹风、散散心,顺便让她重新认识一下这座城市,提前适应即将到来的新生活。

穆司爵记下这个地方,只是没想到这个知识储备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许佑宁坐在副驾位上,看着江对面华丽的建筑群,还有近在眼前的摩天大楼,一切都倒映在江水里,好像粼粼江水之下,有一个魔幻的复制世界。

这一切,既陌生又熟悉。

“把车窗摇下来吧。”许佑宁说,“我想吹吹风。”

车窗下来一半,凉爽的风吹进来,扑在面颊上,虽然凉,但是很有真实感。

许佑宁闭上眼睛,说:“这种感觉真好。”

穆司爵看了看许佑宁,发现她似乎心情不错,唇角不由得跟着上扬。

有时候,他开心的理由,就是可以如此简单。

吹够风,许佑宁看了看穆司爵,过了两秒又移开目光,明显有什么话在嘴边没说出来。

她第二次看过来的时候,穆司爵偏过头,正对上她的视线,直接问:“想说什么?”

“那个……”许佑宁露出一个微笑,指了指车窗外,满含期待地说,“我们下去走走吧?”

穆司爵也笑了笑,就在许佑宁觉得有希望的时候,冷不防听见他说:

“不要得寸进尺。”

……希望破灭。

许佑宁“噢”了声,不再说什么,乖乖在副驾座上呆着。

她以后还想出来呢,所以不能一次性越过所有底线。

下车走走什么的,可以下次出来的时候再提出来。

穆司爵这次虽然拒绝了她,但没准他下次会答应呢?

许佑宁小算盘打得飞起,就在这个时候,穆司爵问:“真的很想下去?”

许佑宁意识到有希望,果断点头,不忘强调道:“我只要下去一会儿就好!”

穆司爵最终还是舍不得看着她眸底那抹光熄灭,答应让她下车待一会儿。

许佑宁很克制才没有笑出声来,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更大的风迎面扑来。

唔,这不仅仅是风,还是她向往已久的自由啊!

许佑宁上车很容易,下车却出乎意料地有点艰难,她正难为的时候,穆司爵已经来到副驾座的车门边,直接把她抱下车。

什么叫男友力爆棚?

这就是啊!

夜风吹在身上凉凉的,却降不了许佑宁脸上滚烫的温度。

但是,比滚烫更真实的,是幸福感。

这种在穆司爵怀里的感觉,让她既安心又幸福。

“到江边去?”穆司爵的声音充满磁性,格外悦耳。

“嗯。”许佑宁含羞带怯地点点头,末了突然反应过来,挣扎了一下,“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过去。”

穆司爵有些迟疑,但是宋季青说,恢复期应该让许佑宁尽可能地多运动,有助于她恢复。

他放下许佑宁,但没有完收回手,一只手仍然很小心地搀扶着她。

许佑宁冲着穆司爵粲然一笑,说:“你不用太担心。呐,你看好了,我可以的——”

她一步一步往前边走,步速虽然缓慢,但看起来已经不那么艰难了。

她恢复的速度,比穆司爵想象中快很多。

宋季青先前说的没有错,只要她醒过来,她很快就可以正常地生活。

停车场离江边不远,许佑宁走过去,靠在栏杆上,先是喘了一口大气,然后偏过头成就感满满的看着穆司爵,“怎么样?我说过我可以的吧!”

风从江面吹过来,撩起她的头发,她的笑颜更加娇俏迷人。

穆司爵心头一动,下一秒就低下头,吻上她的唇。

“唔……”

许佑宁低呼了一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穆司爵顶开牙关。他身上那种让她着迷的气息,迅速侵袭了她所有的感官系统。

她失去思考能力,双手本能地环住穆司爵的腰,回应他的吻。

他们的身边,偶尔有人经过,但并没有人意外自己看到的。

江边这种约会圣地,年轻的情侣在这里接吻什么的,太正常了。

过了许久,穆司爵才松开许佑宁。

许佑宁有些喘不过气来,哪怕有夜色掩映,她的双颊也还是呈现出可疑的酡红。

穆司爵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抚上许佑宁的脸。

许佑宁觉得脸上痒痒的,看着穆司爵的眼睛,双颊也更热了。

真正可恨的是,都已经这样了,她竟然还是无法从穆司爵脸上移开目光。

穆司爵完是妖孽,大妖孽啊!

穆司爵仿佛听到了许佑宁内心的咆哮,笑了笑,抬起手腕看时间,说:“我们差不多要回去了。”

许佑宁深吸了一口气,说:“再给我五分钟。”

穆司爵不至于五分钟都不给许佑宁,点点头,在旁边默默陪着她。

许佑宁靠着栏杆,看着江两边的风景。

她回来了。

她不再是一个病人,她又回到了这座城市。

从此后,她会和这座城市的每一个普通人一样,跟最爱的人、最好的朋友一起生活在这座城市。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好了。”许佑宁说,“我们回去吧。”

这一次,穆司爵直接把许佑宁抱回车上。

两个人还没回到医院,许佑宁的手机就又响起来。

还是视频通话请求,接通之后,屏幕上出现的还是念念那张可爱的小脸。

许佑宁一见到小家伙就眉开眼笑,“念念。”

“妈妈!”念念隔着屏幕“吧唧”一声亲了许佑宁一下,仔细一看突然发现不对劲,问道,“妈妈,你在哪里?”

“我……”许佑宁不能告诉小家伙她出来了,但又想不到什么有说服力的借口,只好把摄像头对准穆司爵,“妈妈也不熟这个地方,你问一下爸爸?”

“爸爸,”念念皱起小小的眉头,“你跟妈妈去哪里了?”

“季青叔叔让我带妈妈出来兜兜风,我们在车上。”穆司爵十分淡定地应付着小家伙,末了不忘安抚小家伙,“不用担心。爸爸在,不会有事。”

念念还是相信穆司爵的,叮嘱道:“爸爸,那你要照顾好妈妈哦。”

You may also like...